三合一強效三腳蟾蜍

旅居國外多年的人應該都會發現,一方的文化應該是會融合在生活裡的,像美式酒吧不會出現木屐,日本料理店裡面不可能有貔貅,泰式餐廳裡會有泰式金佛,韓國街上,很容易看到韓式烤肉。但在台灣到處都看到日式生魚片、居酒屋,近年來燒韓風,則開了很多韓式烤肉、炸雞,不管哪一個風味的餐廳,很多都看得到招財貓,招財貓可愛,放在商空不突兀,但招財貓其實源自日本神道教文化…

我們也有自己文化的招財神獸,像三腳蟾蜍、貔貅…等等,但在生活卻中越來越少看到,我認為在文化的傳承、發展及競爭力上,傳統神獸或許可以有另一種現代的表現方式~

全文 →

職人與工藝之美

這幾年,相信在台灣大家都有看到日本設計大師柳宗理的書籍、雜誌、展覽,等等介紹他、日本職人及工藝之美,而在台灣也隨之燒起各種「職人」的行銷風氣。

然而從學徒開始,扎扎實實做一輩子的職人,與臨時抱佛腳學個幾年,擺個樣子的職人還是會有差距。大家都認識柳宗理後,如果經濟有餘裕,當然會想買個正牌柳宗理設計的產品,畢竟已經被那些介紹洗腦得差不多了,就算那些廚具比較貴,感覺上就是比國產「鍋寶」、「掌廚」還要好很多啊~

今年文博會「用身體創造」字義上,想要向柳宗理的「think by hand」的職人實作精神致敬,一向不重視工藝的台灣社會,大部分年輕人都不想去當學徒,台灣的老師傅大部分都是以前代工產業下,為了討生活而從事的工作,對美感及細節算是被動式的要求,遠不及日本職人那種自我突破的精神。

雖然重視工藝與要求品質,任何時候做都有必要而且來得及之但誠實面對自己的狀態及程度,不去吹噓,這更是所謂工藝是美背後紮實的把關標準,也是職人更重要的內在素養吧…

鈔票與信仰

美國信仰直接就印在鈔票上

IN GOD WE TRUST

台灣的信仰是什麼?

在台幣上可能有什麼信仰嗎?

南無阿彌陀佛?

信主 得永生?

孝vs愛

「孝」是文化的傳統美德,但經過時代的推進,「孝」也並不是這麼絕對的「善」了。

華人文化算是最(相對)晚進入現代社會,加上戰亂及經濟復甦,因此在飲食、喜慶、空間氛圍及傳統美德上,來不及更新就已經西化了。

以前不講「愛」,可能含蓄的文化,講「愛」太肉麻,但是時代不同了,當代的「孝」應該是可以重新用被「愛」來定義,讓這個傳統從長幼階級中抽離出符合時代的本質,繼續下去~讓百善孝為先這句話可以延續下去。

http://www.healthyssky.xyz/d_UXFYUHhjTnZRNWpKRmYwNUlBeXBIUT09

寂寞

傳統文化裡,「孤獨」是很淒*慘的概念,尤其是「孤老」的狀態,在世的人都是極力想要避免的。「家庭圓滿」才有「豐富人生」,一直以來是大部分華人普遍追求的。

*淒慘、淒涼的淒,也有寂寞的意味。

美學是高度的虛實轉換,人生追求「圓滿豐富」如果能轉換成實像畫面,那應該是「多彩、充滿、熱鬧、喧囂」的。換句話說,偏向於「簡單」的另一個「孤單、寂寞」的平靜狀態。

日本人就有一股可與「寂寞」共處的文化,也不是說他們就不注重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只是不這麼害怕孤單吧,日式美學裡,像是「wabisabi」(陀寂)、枯山水…等等,帶給人的都是一種孤單卻又平靜的勇敢氣質。

想要做簡單設計,或是嘗試不同流於流行形式的創作人,或許應該先體驗、面對孤單的生活吧?

狗年-戊戌變法120周年

狗年天干地支是戊戌年,也是戊戌變法120年(兩個甲子)

當年中國因為鴉片戰爭戰敗,驕傲的中國發現輸西方一大截,因此打算「以夷制夷」,最後因為大家的自私及內鬥等等而只有短短一百多天就結束了,光緒北軟禁,康有為和梁啟超逃入日本駐北京大使館,最後釀成孫文、黃興等知識分子覺得清廷沒救了而萌發了革命主張。

後來,清朝滅了,但之後的一個甲子,華人面臨的只有悲慘二字可以形容,倒是「以夷制夷」像是註定會發生一樣的徹底,文革幾乎滅了中華文化,華人全面的西化,當然不只中國,西化是全球性的,只是在韓國首爾、日本京都等等都還可以看的到很多文化傳統,有趣的是那些傳統多多少少與中國文化有點關係,而中國在經濟開放後,也逐漸地修補文革時期遺失的文化碎片,然而文化的硬體在中國,文化的軟體在自由的台灣呢?

全文 →

台南是台灣的京都

模仿的CP值高(cost-performance)

代價就像低薪一樣

自我只剩下

效能(performance)的價值。

但如果沒有創造力,

其實剩下的也只剩下效能而已。

台灣低薪、模仿的原因,除了本身條件本來就不好,加上沒有創造力與肯定,不模仿不低薪,怎麼生存?

全文 →

紅顏薄命的包裝

短命包裝的生與死

生:

1.倉儲、運送時保護產品

2.販售時吸引目光

死:

賣掉後隨即丟棄(回收)(環保)

或儲存起來佔空間(房租)

起死回生:

再利用(讓整個空間看起來像收破爛的)

全文 →

林書豪的辮子

<前情提要> 上圖:中央通訊社

林書豪在10/3被NBA前輩馬丁批評:「我需要提醒這死小子他是姓林嗎?我們大家去阻止他吧。就算他把頭弄成那德性,他也不可能成為我們的一分子。你想當黑人,我們知道了,但你的姓是林。」
林書豪在Instagram回應道:「老兄,沒事的,你不需要喜歡我的髮型,也絕對有權表達意見,事實上我很感激你願意跟我說實話。到頭來我會很欣慰我弄了髮辮而你身上有中文刺青,我想這是一種尊重。我也覺得身為少數族裔,我們欣賞彼此文化多一些,就更能影響主流社會。」

黑人辮子是因為黑人天生的柔細小捲髮,編成辮子是一個克服問題又好看的解決方案,再經過明星(Bob Marley)的典範,形成了流行。

全文 →

胡同與宅院


最近剛好看到很多中國蘇州老宅與北京胡同(此文)的改建案,設計師的改建方向,都有似曾相識「無印良品」式的日式現代簡單感(跟IKEA的現代感也不同),這意味著日本設計師近年來的設計哲學行銷(諸如原研哉/深澤直人的諸多著作)在中國也已經達到了效果。

全文 →

文言文

當還在思考文言文有沒有用的時候,日本人已經把「西遊記」改成「七龍珠」並且變成奧運宣傳,行銷國際,韓國用源自於「易經」的太極八卦為國旗,飄了一百多年…

不懂古文,就不懂歷史,更別說把文化當作創意的底蘊了。

全文 →

sidebar-home.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