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W-YORK-facebook

沒想到紐約一待就是十個寒暑,還不敢說自己是 New Yorker, 不過在舉止上,眼界上,思想上,的確實是沾了不少紐約味。漫漫十年紐約,讓我甚至有點不珍惜 bk brown stone 街景,四處亂七八糟的海報塗鴉,地下鐵很精湛的街頭藝人,以及各式人種穿梭在巷頭街尾,碰撞著各種口音的“Excuse Me”,紐約的一切,理所當然。

回台灣,曾經熟悉的地方,雖說十年來也回台灣不少次,但每次都是不到兩週的蜻蜓點水,正式搬遷後,久待了幾個月,台灣公寓的鐵窗,路邊有點雜亂的盆摘,街上青一色說著國語台灣人(偶爾也多了操著宏亮京片子的陸客)滿街流竄的摩托車,很多很多存在以前記憶中的,現在看起來似乎多了點特別。反倒。我好像是從紐約來的觀光客了?

在紐約時,也注意到台灣這邊的設計產業漸漸被受重視,這也是我決定搬回來的原因之一,回來後,發現琳琅滿目的設計雜誌及書籍,比起當年出國前,只有一本經濟部發行,名為「設計」的雜誌,現在選擇多很多,演唱會,展覽活動,以及各式各樣的生活品味講座也是參加不完,東區街頭也出現了一些類似在紐約的塗鴉,這些展演活動,在台灣,也足夠填滿喜好文藝人的生活。

因為工作的緣故,每半年都有機會往返紐約幾個禮拜。幾個月後,第一次出差回來,回台觀光客的感覺逐漸消失,因為又回紐約的關係,產生對比的效果,漸漸的覺得這些以前沒有的活動跟景象,有股鬼怪,怎麼,明明在台灣,有些東西卻像是我在紐約看到的,感受到的?當時我心裡深處,開始無自覺的開啓了一個尋根的本能。

紐約客之所以酷,沒為什麼,就如其名一樣,他們活在紐約,而讓紐約像紐約,不像別的地方,這是紐約獨特之處,也是紐約客驕傲的地方,也有些紐約客憧憬巴黎,但他們不會讓紐約變成巴黎,紐約遇到的問題,紐約的創新,紐約客用自己的辦版解決突破,讓紐約就是紐約。

沾了一身酷酷的紐搬回來台北一陣子,不知道為什麼總酷不起來,台北人,台北的景象,台北的思想,台北的設計,台北的問題,台北的創新,好像都想向別的地方看齊,台北好像沒有自己的靈魂,一些台北人,好像迫於無奈的住在這裡,或一心想把這裡變成巴黎、倫敦或是紐約,台北不是台北了,而台灣怎麼會台灣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