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餐廳

德國人在倫敦做德國香腸,
美國人在上海煎美式漢堡,
韓國人在日本醃韓國泡菜,
日本人在紐約排懷石料理。

廈門人在倫敦開德國豬腳,
香港人在上海開美式牛排,
福州人在日本開韓國烤肉,
台灣人在紐約開日本燒烤。

很多事情,見怪不怪,隔壁的張三開了牛排館,對面的李四搞了日式燒烤,
滿間台灣服務生,客人光顧的時候,還會假裝學日本人大吼歡迎光臨…

ようこそいらっしゃいました

這些都不稀奇,就是要這樣洋腔日調的「運作」才上道,有客人上門,記得了賺錢,忘了自己是誰。
若隔壁街開了一家台菜,是老美來臺灣開的,這就奇了! 不過長這麼大,從來也沒見過。
去過很多國家,老外開中國餐廳,少見。
華人卻可裝成各種人,賣各種料理,
論厲害的表面工夫,不如也可以說:
我們喜歡變化,變化的食物,變化的角色。
每年去逛夜市,台灣的本土小吃,更是很多創新跟變化,
飯團夾油條,雞牌包起司,甚至鹹酥雞口味的冰淇淋-
就說紐約東村有家台灣人開的泡沫紅茶,裡面賣著台灣小吃,
這樣一點也不怪,反而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