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頭記

晨起,髮散亂,前去理髮。

久居外境,因髮質不同,熟知華人髮非黑白人可剪,必尋東瀛朝鮮或本家漢人之。

又逢肚餓,散髮幾隻,決於唐人街修剪,並可順道享實惠之中華美食,步入唐人街之際,映眼滿簾之舞龍舞獅,於街頭慶新迎年,好不熱鬧!

歸台三年,每逢過年,偶來炮竹聲響,舞龍舞獅之過年氣氛,越為鮮見,殊知於紐約唐人街,竟有如此情景氛圍,樂哉~

這舞龍舞獅,多為紐約武館所辦,其中大多炎黃子孫,倒也應該,但其中一支隊伍,徹頭徹尾洋佬耍舞,舞末,還身著黃飛鴻短衫表演中國功夫,妙哉~

遙想數月前聖誕佳節感歎之文,嘆何不洋人來過中華新年,今見此景,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