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 • 科技

Our Attitude Copying with the future

南韓藝術家 Wang Zi Won 汪子元(1980) 用近年來流行的 physical computing 方式,用機械與人偶的手法表現,探討自我與科技之間的依附,他認為未來的人類將會與科技做更緊密的結合,就像人與動物的角色進化到現代的關係,進而探討機械與人的相互為生及(反)烏托邦的議題。

相信大家第一眼看到這些機械動態雕塑,應該馬上會想到東方文化中的「佛」或「禪」,藝術家應由自身的文化體驗為基本的養分創作,這不止理所當然,而且讓我感受到多一份的真切。

汪子元把形塑像是自己的半機械人,放入禪的白色中,省思機械人與科技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探討過的。

220px-Blade_Runner_poster 像是以 Philip K. Dick 的小說「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改編的「銀翼殺手」Blade Runner,不僅在主題的部分涵蓋宗教性的哲學,也討論了由基因工程技術增進人類支配權的道德議題。

另外日本漫畫家浦澤直樹所繪製的一部科幻懸疑漫畫 PLUTO 冥王 其中也表現出了機械人的情感,仇恨。

還有像是膾炙人口的人類大戰機械人如「魔鬼終結者」,「駭客任務」等等,也都是朝人與科技問題的延伸。

或許科技會進步到從「人的生命靠機械延續」,進而變成「機械靠人的生命延續」。
打坐的禪,是在追求一個空的靈魂淨化,而沒有靈魂的機械人,應是一種境界?
或如同這些科幻所述,機械人的靈魂,在禪中,是不是能看到人類是神(造物者)?

TV Buddha

image from Nam June Paik Studio

關於禪、科技的作品,我不得不提一位善用電視(當時的高科技)的視頻藝術先驅,Nam June Paik 白南準(1932-2006)也是一位韓國藝術家,他的作品 TV Buddha (1974) Closed Circuit video installation with bronze sculpture。

佛觀電視,電視演佛,自己看著自己,這不就是禪嗎?簡單的手法,寓意的表現,我非常喜歡的一個作品。

汪子元的作品,美中不足的是裡面機械人的造型,怎麼看,都會讓我想到 chris cunningham 為 bjork 拍的 All is full of love,當然,若是講禪比起 Nam June Paik 的 TV Buddha,顯然遜色多了。

韓國進幾年的進步,在台灣自己的一堆抗議聲中,悄悄地遠遠超過台灣,但是從很多韓國的設計與作品,甚至哈韓風的這個韓系潮流,我尚還看不太出來他們有沒有抓到一種明顯類似「本質」意義的東西,但是汪子元的這個作品,同也是韓國佛教文化的延伸,連機械人的臉都很韓國人,在立足點上,我認為韓國一些設計師、藝術家有站對了點,可以無限延伸,一時的超越,是可以趕的,但從覺醒中進步,那會是另一條跑道的競爭。

常常看到台灣/華人的一些插畫家(不是每個),畫著有彎彎鬍子的太陽公公,尖尖圓紋的睡衣帽子,或者標榜日式工藝精神,身為華人的外國表皮幻想,怎麼想都還是不會變成別人的,恐怕連這些機械人都還比較有靈魂,沒有靈魂的設計,是不會發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