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彈 • 武士道 • 山本耀司

Gundam-00-mobile-suit-gundam-00-20740655-1600-1200

從小到大,身邊總有不少鋼彈(GUNDAM)迷,小時候也是被這酷炫的機械設定所著迷,家裡還擺著幾台 GUNDAM 模型,雖說我從來沒搞清楚這整個故事,鋼彈劇情不是善惡分明的簡單可言,日本卡通的迷人之處,總是可以在一個幻想虛構的世界裡,用該世界的邏輯,再疊上錯綜複雜的愛恨情仇,我想應該不是一般孩子可以看的懂的(關於這點我對日本小孩的理解力感到不可思議)。

gundam_model

之前在紐約大都會美術館看到 Samurai (武士道)的盔甲,發現鋼彈造型是日本傳統武士道的延伸。

image from http://www.metmuseum.org/toah/works-of-art/14.100.121

image from metmuseum.org

日本武士道

尤其是頭盔前面的那個 V 字形,非常明顯。

日本武士道

 

不只在頭盔的造形,鋼彈的某些經典的戰鬥橋段中,也展現出武士道那種致命一擊的極簡獲勝姿態。

images

想當年的鐵雄,也總是跳上「炫風斯巴達號」上面,拿著那把光劍,刺穿不少集的怪獸。

鐵雄的必殺招

鐵雄的必殺招

 

2012 年的山本耀司,也從武士道取得靈感,設計出很有特色的衣服

yohji_yamamoto_samurai_inspired

yohji_yamamoto_samurai_inspired2

from http://www.gq.com/fashion-shows/brief/S2012MEN-YYMEN

Gundam、科學小飛俠(科學忍者隊)、山本耀司,應該沒有講好,不約而同的應用他們自己的武士道文化,做各種延伸及發想,經由消費文化,植入了很多人的兒時記憶,這不是刻意的文化侵略,而是自願式的洗腦,至今還是有人,懷舊的歌頌著。

「我愛科學小飛俠」,唱著激昂,還是有著些許的可悲呢?

我們此輩從事藝術設計創作的工作者,先別提市場贏利,難道就不能建立屬於我們自己文化的延伸,傳給下一代嗎?

 

後記:

最近在台灣出現很多設計書的日本知名創意指導佐藤可士和,也以 Samurai 命名其事務所, 還有所謂 Samurai 計畫

我翻過其中一本佐藤的「超整理術」,對我來說,那是很「日本」精神的做法,用日本的設計思想做出來的會很像日本的設計吧?身為漢人,為何要弄出日式設計?瀏覽便罷,期待台灣哪天也能出本我們「中華」精神的設計心得。但是,「中華」到底是什麼呢?又有多少人在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