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壽司 • 日本極簡

jiro_dreams_of_sushi

Jiro Dreams of Sushi 這部電影是喜歡日本料理必看的一部片,影片中的「夢幻壽司」影像,可以說是「食物色情片」的里程碑。

若要定義最簡單的「料理」(當然,一碗白飯不算料理),壽司應該會高票當選 — 新鮮的魚,就在海裡,各國漁船,皆可捕到。
拿利刃切出一片新鮮的生魚,再加上磨出來新鮮的芥末,些許醬油,包在飯上,這算是步驟極端簡單的食物,只是,每個步驟,都有極端細緻的考驗(看了片子就會知道)。

jiro-dreams-of-sushi

生魚肉 + 芥末 + 醬油 + 一小沱飯 = 壽司

簡單的食物還讓我想起日本電影裡有時候會出現的「梅子白飯」是不是很簡單呢?

梅子白飯


 

若要定義最簡單的「建築」,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 (Todao Ando)的建築,應該首當其衝,清水模,加上灌漿時模具上的圓孔,保留原貌在最後的成品上,極端的簡單,著重於最基本建築思維裡面「光」和「空間」的安排,當然縝密細緻的建築工法是嚴峻的要求。

安藤的建築,建築界的壽司。

church_of_light

rpare1

光+影+清水模 = 建築

另外一位日本設計師「妹島和市」,潔白的「穿透、流動」式建築,也是在極端簡單上面的琢磨。

125121011

妹島和世2

妹島

雖然追求極簡的建築師很多,但這些日本建築師的作品,是不是都讓人有股隱性的日本味兒呢?而這隱性的日本味,是不是從日本文化裡面散發出來的呢?


若要定義最簡單的「時尚」,日本設計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馬上浮上在腦裡,旗下品牌 Pleats Please(1993)單純用皺摺、顏色、與圖樣來表現。當然,特殊的部料處理製成與精緻度,是不容忽略的。

三宅一生

image from here

布料 + 顏色 + 花樣 + 剪裁 = 時裝


若要講到極端簡單的影像,「空氣寫真大師」藤井保(Tamotsu Fujii),應該沒有比拍空氣更簡單的作品了吧?(曾在學學文創展

Photo Credits:藤井保、深澤直人

Shoot Atmosphere = Photography


 

最簡單的設計概念:「不為設計而設計」,無印良品設計師深澤直人,以「 Without Thought」(不經思考)為設計概念,日本工業設計品牌「Plus Minus 0」(正負0)也是這個概念下設寄出來的產品。


不為設計而設計


plusminus

 No Design = Best Design

以上介紹日本極端「簡單」的食物、建築、設計等等還有前篇講到的 「Zen Garden」,這些都不是開了會,大家講好來玩「簡單」,日本人會有這樣的呈現,原因在於簡單的背後,有日式「禪」的哲學,同時這些「極端」(極端簡單、極端複雜、極端禮貌、極端變態)筆者從日本旅遊及日本友人中觀察出,這「極端」很接近日本人的民族性,然而極端「簡單」多出現在日式表現的高級事物上。

 


最後大家想想看最簡單的國旗是什麼?

就如同日本的 Jiro 壽司、安藤的清水模建築、三宅的折、深澤的 without thought,
簡單,紅色一點,日本。

japan-flag

5317452

SIMPLE = JAPAN


後記

近年走到代工末路的台灣,開始推行文化創意品牌,另謀生路,很多哈日族開始推崇起日式的簡單、日式的工藝、日式的點點點…
講好聽是學習,講難聽一點,就是成不了氣候的跟屁蟲了,當然好的技術跟工作態度值得去學,但我們文創要的,一定不是日式的「簡單」或是「極端」,一來中華民族本性並非如此、二來日本禪式的「簡單」概念早就被日本註冊走了,這不但不是我們的民族性,在商業創意下,怎麼可能再用「簡單」打入國際已經認同的日本呢?表面工夫的極簡,世界會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