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php

BELIEVE

西方世界的歷史,就是一部長達千年的宗教史,它塑造了社會,引發了戰爭,啟蒙了科學,滋潤了藝術,即使現代科學足以証明神的不存在,但現在西方的世界還是很多人相信神。

反觀東方文化的歷史,在社會、文化、政治、戰爭、藝術等等,鮮少是因為宗教信仰,廣義而言,中華民族不是一個有信仰的民族。

換個角度看,就如同關於宗教信仰的追求,中華民族在天性上,好像除了切身利益的之外,對於事物道理的執著,似乎比較含糊隨便,不這麼的絕對,所以西方可以因為好奇而探索宇宙,但是華人可能要基於無線通訊或是導航等等的利益,才會去執行。

近年來研究取法自然的易經,但去外面學習的盡是被實際用在占卜、中醫、風水上面課程,而大學裡面也顯少有這門課,沒什麼人在乎這後面真正的道理是什麼?只要能應用就好。對於算命風水這類的玄學,也是採大多半信半疑的態度。

這可能也就是「中庸」的道理,或許中華民族天性如此,無需去自責這是否民族弊病,反而從這個本性出發,而不去硬把西方的信仰或是社會制度套在我們身上,可能華人世界會有更好的未來。

藝術 ? 科技藝術?

「藝術」這二字,向來是備受爭議的,每個人標準都不同,很多創作者,都對自己的某些作品滿意,覺得達到「藝術」等級的定位。

早年我會寫些程式,也曾經夢想著這個「科技藝術家」的頭銜,感覺很酷、很前衛、很有見解,在我嘗試在紐約讓自己當個「藝術家」的那段歲月,逛了大大小小的藝廊,看了許許多多藝術作品,在研究了許多藝術評論及藝術家生平之後,發現了其實自己離「藝術家」這個頭銜非常遙遠。

草間彌生

常常有人說「我看不懂這個白?」「這些點,我也會畫啊!」「看不懂….」

其實常逛美術館的我,也有很多同樣的問題,雖然不懂,可是看著看著,好像也多多少少體會了一些,現代藝術早就已經脫離了純視覺上的美,當然這個視覺上的美也是佔了某些部分,不過已經不是可以能用來理解現代藝術的標準了。

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