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冰的漢字

天書

天書。徐冰

徐冰回顧展於1/24(五)晚在北美館開幕。

說到大陸的近代藝術,不會少了徐冰,說到了徐冰,少不了他在文字與藝術上的創作。

徐冰早期從事版畫創作,因而啟發了他對「大量複製」的藝術概念,由於經歷了繁體字簡體化的年代,發現文字是可以拿來「玩」的想法。


徐冰花了四年的「天書」用縝密的造字結構造了一套四千多個偽中文字,視覺上以「最大限度地像漢字,又不是漢字」,很多「天書」內的文字分解重組了筆劃,但有些字則保有象形單元的結構,根據六書的造字或「有邊讀邊沒邊念中間」原則,讀到那些保有象形單元的文字大致上可以去猜「天書」裡面的文字可能是什麼意思,但是若只有筆畫的組成,則無法推敲出該字想要表達的涵義。

另一個有趣的徐冰作品-「英文方塊字書法與教室」,徐冰做了個把英文中寫的實驗,把英文字用中文書法方式及規則寫出來。一開始用中文方式閱讀的人可能會覺得怎麼沒有一個字看得懂,但了解了原則後,則可以逐一拼出英文單字,而看懂整個句子。

irresistible - Xu Bing

看不懂嗎? 寫的是 IRRESISTIBLE (irresistible) – XU BING 徐冰

185

文字寫生,徐冰 1999-2013

除了大玩中文字的含義及不同語系的符號轉換外,徐冰也利用象形文字的「形」來寫生,乍看之下是一符風景,但風景山水裡面的組合元素卻是漢字的象形元素。

changyonghanzi

徐冰的文字作品讓我思考了在前篇稍微提到的漢字筆畫基因:

「中」「文」「單」「字」「是」「組」「成」「富」「有」「意」「義」「句」「子」「的」「基」「本」「元」「素」。

單字裡象形單元,各自有各自的意思,就像是「碧」是由王、白、石組成。

而組成這些象形單元的筆畫,則可以算是文字的基因。

中文共用三十二種筆劃,造出約兩千多個日常生活用字,再用這兩千多個單字,拼出俱有各種意義句子,然後句子的大量組合,則成為段落,彙集所有的段落,編成了一本書。書本裡面的是知識,是思想,是情緒,或是一段時間的虛實故事。

「天書」重組了中文筆畫基因,「英文方塊字書法與教室」則用這些基因轉換成英文,「文字寫生」則用了象形的單元來構成山水風景。

人類應用文字溝通複雜的知識、想法、情緒,甚至在自己腦內的思考也是透過文字的基礎。不同國家、不同文化都用不同的文字溝通,西方是由字母去組成字,東方則是利用筆畫組成的象形單元融合成字,文字能代表文化的不同,而相同的含義在不同文字的表達下,是不是都能吻合?用不同語言思考,是不是會造成不同的發展?

徐冰的藝術,與我從紐約回台後,對於文化及文字差異的思考,有相當多的共鳴,而徐冰用現代藝術的方法呈現出這個想法,而我也嘗試的用文章及每次過年用象形文字的概念做的小品,來實驗這文字的創意。

語言文字這個大議題,多多少少還是會被很多設計師所應用,以下是一些不錯的作品。

無論是徐冰大師利用高層次的深奧藝術,或是一般設計師用幽默易懂的設計手法,在西方文化文化強勢支配的世界,這些對於漢字的實驗,都是值得讚許的,然而在這語言文字背後的思考,則是應該不斷繼續下去的!

後記:

在徐冰的演講問答中,關於「中文字的簡體美學問題」,徐冰以漢字的功能性為立場,文字的演變動力,是朝好記、簡便、易學、表達清楚等方便與普及的目的為方向演變進化,從甲骨文、繁體、簡體,漢字是不停地在演進,文字本身是工具,沒有必要讓工具去承擔的美感、文化象徵性的責任,但人們若以政治及文化的方面來看,才是造成問題的所在,並舉例日本文字在平假名片假名中,夾雜了漢字,粗細濃密都難以拿捏,其實是一個非常不好看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