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

 

今天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很有趣的插畫作品,利用台語的一些俚語發想出來的閩南妖怪。

說真的,這些妖怪怎麼看都不像來自於我們的閩南文化,倒是比較像是日本來的。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日本漫畫(Manga)有部分起因來自日本的浮世繪,而日本漫畫產業的盛行,是不分男女老少都有該特定的題材及故事,可以說是全民性的娛樂,因為有如此大的市場,所以日本漫畫的創意也同時的進軍全球,產值有達到55億美金之鉅。

當然生長在亞洲的我們,日本漫畫應該是伴隨著蠻大多數的童年或是青少年,而整個華人自己出產的漫畫反而不多,當然產值也不是很高。在沒有原創性的刺激之下,也難怪創作出來的漫畫,很多都有日本的影子。

stayreal2 stayreal3stayreal

號稱台灣的某些原創品牌,也運用了很多日本的卡通當作元素

其實 T-shirt 就是穿在身上的平民街頭文化,很可惜的是我們鮮少有自己原創的內容,所以只能憑自身的經驗去拿別人文化下的產物來發揮,才得以快速的讓人認同,但是其中的版稅,應該也是被原創者抽走,但要從基本開始改變又談何容易。

然而華人世界並不缺有天份的藝術家,我所喜愛的一位台灣漫畫家鄭問(鄭板橋後代),以水墨來做漫畫,後來旅日後,(可能)被日本學走,灌籃高手的井上雄彥,也開始用毛筆創作,而產量更是青出於藍。

鄭問

鄭問作品

井上雄彥
井上雄彥作品

雖然不敢斷定日本的井上先生是受到台灣的鄭問的啟發,但是不管如何,日本人極致的天性及毅力,畫作總是有始有終,有些甚至可以連載個幾時年,反觀台灣不知道是因為市場還是民族性,漫畫少了那分堅持及毅力,很多總是到了一半就無疾而終,真是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