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ile or Fight?

德國藝術家 Martin Klimas 專玩特殊攝影,其中破裂的陶瓷功夫作品,吸引了我的目光。

4d872416a8ab0bb342aec2be716ded24ff95af32_600

M.K. 利用高速攝影,結合了很多實驗,像是震動油漆,產生像是 pollack 的抽象畫,或是利用基本音波去震動水紋。
Screen Shot 2014-07-03 at 2.44.04 PM

high-speed-flower-explosions-by-martin-klimas-L-v5AgyN

Martin Klimas 類似的爆花作品

在看了 M.K. 關於花的作品之後,回想到了在紐約(2008)看過 Ori Gersht 類似的作品,這類利用強光與高於 1/6000 瞬間爆炸的視覺,捕捉到的高速的靜止碎片,總是能吸引我多看幾眼。

ori_gersht_BlowUp11

Ori Gersht

O.G. 的攝影,我認為比 M.K.還有藝術性

 

這爆花攝影,不論M.K.是否受到O.G.的啓發,在他的另一系列作品,破裂的中國功夫瓷偶,讓我覺得非常有意思,讓我有了兩極化的想法。

什麼都可以摔,為何就偏摔功夫瓷偶呢?這破碎的、靜止的武打動作,相反的令人感受到在廝殺快速、活靈活現的強烈破壞武打氛圍,但另一方面,也好像諷刺了中國功夫是華而不實的易碎品。

f081bcade72d176de894a81484d4e197

7fafddd3f1736a300c56d4b73559b77e

9abb819e0a7aa51d4bc19cc8905ea8d9

b9b96b4ff470ca1b404b6a9d318ddd220c9a2e31_600

cd85eced7a4d8df034a1627a99ea24665b951eb2_600

5d5faab42dcfc30a936c2b0a7420bed447a225ea_600

藝術家是美的靈媒,在偶然的嘗試傳遞美的隱喻裡面,觀者心中自有自的感覺,這就是藝術有趣的地方。
或許藝術家本人也沒有想這麼多,可能碰巧就拿起功夫瓷偶給砸了~
攝影技術自18世紀發明之後,各種攝影技巧伴隨著美學概念也不斷突破,像是20世紀初的亨利·卡蒂爾-布雷松,他的”決定性瞬間”攝影理論影響了無數後繼的攝影人,而現今數位相機普遍,更多自許攝影師的年輕人,都還在做這 20 世紀初就已經有「紀實攝影」,這當然也沒什麼不好,美感不是流行應該跨越時間性的,但前面紀實攝影大師已經數不盡,在台灣就有阮義忠、張照堂等人,當個美學的跟隨者,不如去做美的實驗者。

henri-cartier-bresson-gare

就如同日本攝影師杉本博司所說,「攝影不是打獵」,他把攝影當作是一個工具,創造人類看不見的東西,所以在他的攝影裡面,很多都是製造出來的實驗景像,相機只是顯影工具罷了。

4171600_pmevxwe_l

杉本博司 – 放電場

高速攝影,在攝影史上,早就很多人在玩,利用攝影與時間的關係,演伸出來的 Timelapse 縮時影像,像是 uniqlo calendar,或是超級慢動作,像是藝術家Bill Viola的作品,都是可以容易找的到的。


看了這麼多有趣的高速攝影作品,是不是也想拿起相機,看有沒有支援到 1/6000 以上的快門,配上強烈的閃光,來看看是否可以捕捉到什麼有趣的畫面呢?

 

後記

Screen Shot 2014-07-07 at 9.48.24 PM

周華健的潑墨 MV,裡面很多畫面也爆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