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ointz Graffiti

塗鴉 Graffiti 一直是西方文化大城市裡的一項特色,它是很多創意的泉源,也是獨創一格的藝術形式。

5POINTZ-Graffiti-NYC-Photos-048

紐約塗鴉客 Keith Haring (1958-1990)的線條人作品,大家想必耳熟能詳,80年代已故(吸毒)的 Jean-Michel Basquiat(1958-1990)作品在藝術市場炙手可熱,已達千萬美元的價值, UNIQLO 也曾推出 Basquiat 作品的 T-shirt,2000年左右出現在紐約角落的 WK interactOBEY也都推出了流行商品,近年來知名的塗鴉藝術家 BANKSY 作品,整面牆面在藝術市場價值達百萬美金

1024px-Kilroy_Was_Here_-_Washington_DC_WWII_Memorial_-_Jason_Coyne

稍微熟悉當代藝術的人應該都有一個概念,要瞭解一個藝術品,必須知道這藝術品背後的時代故事及創作者當時的動機(英文:Context, 來龍去脈),塗鴉若以壁畫的觀點來看,一路可以追朔到埃及壁畫,以當代塗鴉的演進,則是從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到此一遊」開始,發展到使用噴漆、模板 (Stencil)、海報、剪紙…等等。

曾被歸類為次文化的 Hip-Hop 嘻哈文化與塗鴉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主要的特色有 Rap(饒舌)/ Turntable(搓唱片)/ Breaking(街舞)還有 Graffiti(塗鴉),嘻哈音樂從 70 年代從黑人貧民窟開始發展,到現在已代替了 R&B 是美國樂壇的主流,而伴隨著嘻哈文化的生活型態,自然生成的「文創」產業,包括穿著、音樂、藝術…等等。之後也深深地影響到了流行有年的「潮」玩具,公仔。

而某些塗鴉作品,不僅成了像紐約一樣的城市特色,在藝術上也頗具貢獻,更是一些街頭潮牌追求的品牌氛圍。

雖有以上種種優點,但街頭塗鴉,在很多西方城市是違法的,早期的塗鴉內容,除了個人簽名外,也成了某些幫派分子地盤的區分,因此很多國家都有禁止塗鴉的措施,像是在紐約被抓到起碼會被拘禁一天、去除塗鴉、大部份商店裡賣噴漆的櫃子會上鎖…等等。同樣的嘻哈音樂 Gansta-Rapper,有很多都是幫派份子,Tupac Shakur(2PAC) 1996 遭槍殺,Snoop Dogg 也是前科累累,所以別看嘻哈音樂MV裡面穿金戴銀拿槍,或是演唱者看起來恍神,很多都是真的有在吸毒的。

當然嘻哈文化風潮是國際性的,也吹到了台灣,在台北到處都是攝影機的街頭,很多年輕人開始伴隨著噴漆的嘶嘶聲,在深夜偷偷創作,當然也有些是正大光明的跟人家講好,算是以合法「專案」的方式經營,但街頭的東西總是應該要有些態度,「不合法」正是塗鴉藝術及嘻哈文化對抗公權力的重要精髓。

同樣的嘻哈的風氣在約十年前也開始影響台灣一些音樂人的創作,像是周杰倫、MC Hotdog、拷秋勤…等等。只是這些人應該都沒有吸毒,甚至連前科都沒有,頂多就只是花心而已。周杰倫結合嘻哈與中國功夫也可圈可點,甚至還唱出「聽媽媽的話」。(PS: 還是很喜歡周董的中式風格,他用中式的「五音不全」做的「紅塵客棧」,令人佩服不已

在華人地區的塗鴉,有些部分是為了吸引年輕人,有些藝術機構也是在合法開放的情形下完成,塗鴉的創作部分人將文字改為中文,雖不難想到,也頗為有趣,但整個視覺的造型及手法,可以說是受西方塗鴉的啟發。

西方饒舌樂手的幫派槍枝、金鏈子、刺青、伴隨著嗑藥的呢喃、充滿暴力色情的歌詞… 還有那些潛入地鐵、冒險攀爬的塗鴉客,西方的嘻哈文化,是叛逆,讓人有種有危險性的好奇,但嘻哈文化到台灣,整個變成很友善安全了,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就像是麻辣鍋沒有辣,其實對身體是好的,但少了原汁原味的麻辣的痛快。全世界風行的嘻哈文化,其實我們只是有樣學樣,表面功夫,骨子裡的那股邊緣,都沒有沾到。

當然這也沒什麼不好,國情不同,文化不同,本來就會有不同的表現,從二戰「到此一遊」開始滾成的塗鴉文化,再融合了音樂舞蹈穿著等等形成的嘻哈文化,那是美國原生的、原汁原味的,難道我們沒有辦法用我們自己的文化去醞釀,培養自己的酵母,發酵出屬於自己原汁原味的文化潮流呢?

香港有一位老先生曾灶財(1921-2007),在自家族譜發現清朝皇帝曾封給自己祖先九龍這塊領地,而自稱「九龍皇帝」在香港街頭四處的塗鴉宣示主權抗議,控訴英國人搶了他的封地。他的作品,被一些人是為香港的塗鴉藝術,也有部分的人不這麼認同,視他為精神異常。

其實在駁斥某個作品是不是藝術,是不是商人的操作行為?但不可否認的是:沒有一個台面上的高價藝術作品,是沒有商業操作的。現代藝術有高尚的地方,但絕對脫離不了資本主義的掛鉤,西方文化操作藝術的箇中好手,也是老手。

每人欣賞角度不同,但有市就有行,曾灶財過世後的墨寶,雖然價錢不是很高,但還是賣出了(好想買啊~~),而對於九龍皇帝的創作,光是特殊的歪斜筆跡,無意、偶然的與現成物形成一種沒有在西方塗鴉出現的特殊視覺構圖,更重要的是這出自於原生的中華文化,光是反對英國搶了他的封地,隱喻了西方文化強佔了、蓋掉了中華文化,而大家卻都不自覺。

草間彌生看到的世界是由圓點構成,Jason Pollark 有嚴重的酗酒問題,Basquiat 死於過量毒品,很多成功的藝術家在精神上、行為上,都非於常人。有些藝術家意識到自己在做藝術,在追求美的突破,而有些藝術家更像是美的靈媒,在時代下,並非有目的地追求什麼美學,但也花了生命做了些創作… 就像一開始只是「Kilroy was here」的「到此一遊」,後來可以滾成塗鴉藝術,更結合了街頭的音樂種種孕育成了現在的嘻哈文化。

原生的文化,很多時候都是偶發的。

台灣畫廊協會資深顧問有句話:藝術大師,就是能改變一個時代欣賞觀念的人。「九龍皇帝」老人家的塗鴉,的確是跳脫了西方塗鴉的格式,後繼能不能接棒而滾成所謂中式原生的街頭文化?還是繼續跟在西方塗鴉的尾巴?就算跟了,是否也像西方的嘻哈音樂,剛好也有原生的音樂素材可以媒合,除了看造化,也需要大眾的支持,及一些有眼光的商人抄做,最重要的是,珍惜在地的偶發,別再一味的跟隨,不然就算中式塗鴉起來了,也沒有其他的元素可以搭配,而形成整個新的文化氛圍。像西方臨摹文化,但最後也得寫出自己的風格。

以前在紐約皇后區,PS1旁,很喜歡的一個「合法的」塗鴉寶地「5Pointz」在90年代合法塗鴉,至2013年8月21日核准都更,仍保留可以塗鴉的一樓部分牆面,塗鴉伴隨著嘻哈文化,從地下轉到主流,從貧民幫派走向了經濟規模,原生的嘻哈文化,華人只能學到表面,而原生的華人次文化,都還待伯樂發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