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書豪的辮子

<前情提要> 上圖:中央通訊社

林書豪在10/3被NBA前輩馬丁批評:「我需要提醒這死小子他是姓林嗎?我們大家去阻止他吧。就算他把頭弄成那德性,他也不可能成為我們的一分子。你想當黑人,我們知道了,但你的姓是林。」
林書豪在Instagram回應道:「老兄,沒事的,你不需要喜歡我的髮型,也絕對有權表達意見,事實上我很感激你願意跟我說實話。到頭來我會很欣慰我弄了髮辮而你身上有中文刺青,我想這是一種尊重。我也覺得身為少數族裔,我們欣賞彼此文化多一些,就更能影響主流社會。」

黑人辮子是因為黑人天生的柔細小捲髮,編成辮子是一個克服問題又好看的解決方案,再經過明星(Bob Marley)的典範,形成了流行。

老外刺中文字,不是因為岳飛在背上刺了「精忠報國」,也不是學了某某華人或名人,可能是因為對東方文化的好奇及對中文字的欣賞而去嘗試,畢竟就連現在,在華人在身上刺中文的名人,並不常見,反倒因為外國人刺中文而華人學之,倒是有點可能,以文化來看,傳統的刺青應該是龍、虎、鳳等等的傳統圖案,但這是不是學日本黑道的,也無從考據。

在1996年美國亞特蘭大奧運主題曲《返璞歸真》(德國電影團體Enigma)在全世界放送!歌曲一開始,便是台灣阿美族部落長老郭英男的純真之聲,此事是因為在1988年受法國邀約錄製了《老人飲酒歌》,後來卻被擷取錄製成了奧運歌曲,當年造成了訴訟,最後和解。

許多創意是來自對自己(或別人的)文化的了解與內化,呈現中文字之美的中文刺青,與1996年的奧運來自台灣的天籟之音,這些都不算是我們自己發現而拿來做創作發揮的。
林書豪的髮型,當然不應該被馬丁拿來種族歧視,但也應該想想,台灣創意除了一直向其他文化致敬,也應該考慮在自己的文化裡的瑰寶,我們自己卻沒信心用,反而外國人用的時候,才發覺那是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