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php

林書豪的辮子

<前情提要> 上圖:中央通訊社

林書豪在10/3被NBA前輩馬丁批評:「我需要提醒這死小子他是姓林嗎?我們大家去阻止他吧。就算他把頭弄成那德性,他也不可能成為我們的一分子。你想當黑人,我們知道了,但你的姓是林。」
林書豪在Instagram回應道:「老兄,沒事的,你不需要喜歡我的髮型,也絕對有權表達意見,事實上我很感激你願意跟我說實話。到頭來我會很欣慰我弄了髮辮而你身上有中文刺青,我想這是一種尊重。我也覺得身為少數族裔,我們欣賞彼此文化多一些,就更能影響主流社會。」

黑人辮子是因為黑人天生的柔細小捲髮,編成辮子是一個克服問題又好看的解決方案,再經過明星(Bob Marley)的典範,形成了流行。

全文 →

讀書皆下品 唯有萬般高

古有明訓:「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最近網路上很多輿論對句話衍伸的教育政策有所質疑,但是又常看到某某產品以「台灣的老師傅」來做宣傳。
照這句話來看「台灣老師傅」究竟是新時代的贏家還是舊時代的輸家?
為何沒有「台灣年輕師傅」的誕生?「職人」重的是傳承,舊時代輸家的工藝師徒傳承,在台灣究竟有沒有發生?還只是拿個日本的詞兒,在台灣做行銷?

全文 →

設計沒有定律

今天參加了成大工業設計系的校友會,讓我回想起大學的時光。
記得當時同學們都熱衷於當時很熱門的一種設計方向,它叫做「人因工程」,顧名思義,就是依據人體的構造及使用為設計發想的重點,當時(1996左右) Apple 出了一款驚為天人的鍵盤,成為各大廠競相追隨的一個典範,有很多同學也都著墨於這項領域,當時很多人對於「人因工程」這門科學式的設計方針,視為一個不可能隨時間而改變的設計。但是…

全文 →

金牌特務 • 西裝紳士救世界

如同 007系列電影的形式,特務的西裝、秘密武器與身邊的美女,對抗狂人拯救地球的電影,一向是膾炙人口的題材。會拯救地球的電影,大概只有曾經「擁有」過地球而且現在還是強盛的文化才會拍的出來,像是如今世界的第一強國美國,一堆超人電影都在拯救地球。十九世紀號稱日不落國的英國,會拍出Kingsman(金牌特務)這種電影,世人會相信,也理所當然。曾經具有野心的日本,偶爾也可以看到拯救地球的劇情(像二十一世紀少年),而德國我想還在為二次世界大戰懺悔中…

台灣若是拍拯救地球的電影,大概連自己都不會相信。

全文 →

模仿遊戲

imitationgame

模仿遊戲
沒人懂又沒有點實際成果的偉大理念,是會被人看扁的。
只有義無反顧地相信自己去執行,這偉大理念才可能被實踐。
但在電影裡,
這偉大理念只差了那麼一點點就會被認定為失敗。
圖靈機的成功,來自於
持續努力的燃油

最後那機緣的點火,
才能發射出去。兩者缺一不可。
「被世界遺棄人,才能成就不平凡的偉大事業」
台灣不正也是漸漸地被世界遺棄嗎?

全文 →

絲帶 • 誠心

相片 2015-2-6 14 29 53

復興空難,有些人也學用了黑色絲帶代表哀悼。

用絲帶符號代表對某件事情的關心,源自歐洲中古時期的騎士。黃絲帶開始於英國的清教徒內戰,後來傳到美國。

有多首知名歌曲,詞裡提及黃色絲帶:
“Round Her Neck She Wears a Yeller Ribbon” 1917
“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e Oak Tree” 1970

1986年,彩虹絲帶1971年在英國的AIDS慈善活動中被使用,1991年,紅絲帶在美國,被視為對 AIDS 的關懷。而後開始有多種顏色的絲帶,代表各種議題的注視。

全文 →

比細膩還細膩

在全球化的世界裡,要拿一些特色去定義一個文化,是很容易產生衝突的,比如說,日本的東西很簡單,但美國的 APPLE 產品,不是也很簡單嗎?在資訊流通快速,全球很容就可以很容易的互相學習的情形之下,有些文化特色,很快地就可以變成很多文化的特色,但這些互相學習出來的表象裡面,隱隱約約應該還是會顯現一個文化遺傳的 DNA。

舉個例子,無印良品與IKEA同樣是簡單的現代主義風格,但還是可以感受到其中日本與北歐不同的氛圍。

之前提過日本文化中的武士道日本的白色簡單風格,而同樣源自於 Wabi-sabi 美學的另一端,極致的細膩複雜。

o-MANABU-IKEDA-900

Foretoken, 2008, pen, acrylic ink on paper, mounted on board 190x340cm

全文 →

八月雪

弘忍:門外來者何人?
慧能:行者慧能。
弘忍:站在外頭做什麼?
慧能:尚在門邊躊躇,入得了門不?
弘忍:跨一步就是了。

— 高行健 八月雪

佛門故事 五祖弘忍 因 六祖慧能 著名的傳道故事

當時弘忍要傳衣缽,要大家寫個偈 (音同「紀」) 子(有點像是老外所說的QUOTE),來測試大家對佛道的悟性。
最受大眾推崇的上座弟子神秀寫道:

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
勿使惹塵埃

舂米房工作的慧能,趁半夜裡也請人在牆上代寫了: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

踏入無境,方得有道,

雖說佛門清規,肉身苦行,這些形式上的修練,都只是在幫助頓悟的一個過程,

追求「無」的境界,過程卻是一個「有」的動作,
要看破一切的頓悟,不只靠努力,也得有機遇的心境。

而在創作的靈感上,也是如此。

 

現代造神

品牌代言,是當代常見的商業操作模式,今年初,林書豪離開NIKE投入ADIDAS懷抱,雖然在之前在NIKE時代及目前ADIDAS,都沒有為林來瘋推出專屬鞋款,但起碼他上場打球(或是平常在外)一定得穿贊助商的商品。 adidas-jeremy-lin-james-harden-570x320 據報導,NIKE 給林書豪的代言費用推估價碼約在200萬到400萬美元(六千萬到一億兩千萬)之間,為數不菲,但是商人卻願意花大把銀子請人代言。 砸下天價請名人代言,這些人絕對不是傻瓜,花出去的費用,一定會反應在產品本身,從消費者的口袋裡拿更多回來。

究竟是穿了這些商品讓代言球星變得更厲害? 還是他本身就已經很厲害? 答案肯定是後者,因為只要有錢談得攏,什麼品牌都可以換,所以並不是穿了某個特定的牌子而有如神助,只要代言的產品不要太差,基本上是影響不到太多表現的。 奇怪的是,這行之有年的代言操作,對消費者來說,還真有種魔力上身的奇幻效果,明知道這些代言只是場高額交易,卻也會因此而大手筆購買。

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