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php

像什麼的什麼 • 六書

鼠一數二、業執牛耳、虎虎生威、動如脫兔、龍馬精神、覺不蛇本、馬到成功、三羊開泰、靈猴獻瑞、金雞獨立、狗日新日日新、豬事順利
過年用的諧音吉祥話,可以說是百年老梗,洋洋得意的大過羊年已經過了好一陣子,但不只是過年祝賀愛用諧音,在創意逛告文案裡,諧音也是常常會出現的一種方式。

諧音是用相同發音但不同的字義為「梗」,也就是乍聽之下可能以為是別的意思,但看到了字以後,才會心一笑的創意幽默。

諧音創意並不是什麼新玩意兒,但華人自古就喜歡這個「梗」,像是「葫蘆」因為唸起來像是「福祿」,而在廟宇雕刻、古玩及畫裡,常也會見到的「蝙蝠」也因為「蝠」與「福」同音,而被視為吉祥物。

中華文化的沒落,清朝以後,常常在中華文物上出現的福祿壽相關圖形,近代的設計幾乎已經很少出現,但喜歡諧音的基因,還是繼續的演化著。

這種「像什麼的什麼」的創意,用在聽覺上,則是「諧音」,那用於立體物件的視覺上呢?

全文 →

藝術 ? 科技藝術?

「藝術」這二字,向來是備受爭議的,每個人標準都不同,很多創作者,都對自己的某些作品滿意,覺得達到「藝術」等級的定位。

早年我會寫些程式,也曾經夢想著這個「科技藝術家」的頭銜,感覺很酷、很前衛、很有見解,在我嘗試在紐約讓自己當個「藝術家」的那段歲月,逛了大大小小的藝廊,看了許許多多藝術作品,在研究了許多藝術評論及藝術家生平之後,發現了其實自己離「藝術家」這個頭銜非常遙遠。

草間彌生

常常有人說「我看不懂這個白?」「這些點,我也會畫啊!」「看不懂….」

其實常逛美術館的我,也有很多同樣的問題,雖然不懂,可是看著看著,好像也多多少少體會了一些,現代藝術早就已經脫離了純視覺上的美,當然這個視覺上的美也是佔了某些部分,不過已經不是可以能用來理解現代藝術的標準了。

全文 →